切换到宽版
  • 2752阅读
  • 0回复

有用分期问,小带鱼怎么做好吃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遗梦清璃
 

  小时候最盼过年,每到过年,穿新衣,吃美食,给零钱,家里的大人在年节期间总是纵容孩子想当然的吃喝玩乐,再晚回家也不会挨揍。儿时的记忆总是泛出一些美好,但也有一些时代的烙印让人至今难忘。
  记得那时候,家乡的人们普遍都不太富裕,但真诚好客,每每有好吃的,自己舍不得吃,却一定要留给客人享用。我们在这样奇怪的理论中,年复一年的长大,也多次和妈妈辩解,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复。
  

  每逢过年,贤惠的妈妈从一进入腊月就开始忙碌,忙着洗衣服,收拾东西,做年节需要准备的一应事物。
  那时候的过年,也同样是给我们的胃过一个年,一些平常吃不到的美食,过年都会得到满足。因为有贪吃的我们,每到过年,妈妈都会买各自各样的美食回来自己加工。特别是妈妈做的带鱼,每每想起来,都会将心里那根埋藏很深的馋虫叫醒。而那时只有过年才会有带鱼卖,平常就算想吃,也没有卖的。更何况,在我心里,那好像就是过年才能吃到的年节专属食物。
  

  由于那时物资普遍匮乏,妈妈总是将做好的食物早早收起来,免得我们兄妹几个偷吃。但是,在我们几个孩子的监督下,妈妈必然会生出几分怜悯之心,将刚刚做好的食物分给我们先尝一下,若要贪吃,妈妈总会说,还要留给客人吃呢。所以在我们的心里,只有家里来的客人才是最最重要的,什么好吃的都留给他们,因此那些客人也就成了我们心中最痛恨的人。而那个带鱼事件也像一根卡在喉咙里的刺一样,时不时的戳一下自己,只有感觉到疼,才会知道,那曾真实的存在过。
  那年,贪吃的我们总是偷吃妈妈炸好的带鱼,妈妈告诉我们说,只有小块的带鱼是熟的,可以吃,大的要等客人来了以后再炸一遍才能吃。乖巧听话的我们,在那个冬天将妈妈做好的小带鱼全部吃完,也丝毫没动大块的。
  

  有一天,客人来了,妈妈直接将大块没炸的带鱼端给客人吃,我们发现后,赶紧提醒妈妈,妈妈却说:要不这样说,你们早就吃完了,又用什么招待客人呢!心里的那个气啊,却也无奈的很。
  记得那个时候,家里只要买点肉或者做点好吃的,我们总会奇怪的问:今天家里要来客人吗?
  这些事情虽然过去了那么久,却也一直清晰完整地留存在记忆里。
  

  随着生活越来越好,我们也离妈妈越来越越远了,而如今的我们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贪吃的孩子,但是现在每每过年,也会准备很多好吃的,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带鱼,因为那里有妈妈的味道,也有浓浓的想念的味道。
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